新闻综述
院内新闻
行业动态
文化建设
 
  公告信息
培训会通知[09-26]
关于北太平路16号院..[07-11]
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..[07-02]
中测高科(北京)..[06-17]
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..[05-28]
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..[05-13]
 
  [当前位置] 首页 >> 新闻综述院内新闻 【字号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我院召开庆祝建国70周年离退休老干部代表座谈会
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7:27:37   点击: 616次

  近日,我院召开庆祝建国70周年离、退休老干部代表座谈会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先林,老专家林宗坚、楚良才、田伯键、张清浦、夔中羽、张家庆、胡建国、梁振英、邱其宪等10位老同志应邀出席。
  这十位老同志年龄都在80岁上下,大都出生在上世纪3、40年代,他们的童年是在黑暗的日伪时期渡过,解放战争结束,社会安定,他们通过自身的刻苦学习,考上大学,参加了工作,有幸成为新中国测绘事业发展的亲历者、实践者、开拓者和见证人。这次他们受邀参加“我看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成就”座谈会,从不同角度回顾了自己的成长经历、新中国成立70年来测绘事业的发展和壮大。他们虽已退休多年,但谈起国家变化和测绘事业发展仍兴致盎然。他们关心当代科技发展,关心测绘服务领域不断扩大,更关心测绘事业的前景与未来,特别在自然资源领域大平台上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  工程院院士刘先林在发言中谈到,我们正处在中国历史非常好的时期,近百年来,中国处在半奴隶、半封建社会,受到八国联军侵略、鸦片战争等屈辱和侵害,中国共产党仅用了70年时间,就把这样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全球GDP第二,我们当前就是要把科技搞上去。目前我国的钢产量、水泥产量、高铁里程,城铁里程,高速公路基本都是世界第一位,能建世界最长的大桥,可以说是基建狂魔。建机场本来是民航的事,但现在主导机场建设的主导全是测绘人员,比如顺风在湖北修了个机场,结果我们中标,全部用数字化技术,其实就是测绘技术、一个是定位、一个是地图、搞个服务器,再搞一个中央控制室,搞点通讯,这是我们的强项。我国的商企占了世界500强的一半,主要是网商、店商,电子支付等。唯独是学界,包括高校、科学院,包括主管部门的科研单位,小、散、弱现象仍还存在,这样的局面不改变是不行的,创新性的理论研究要加强。产业部门研究所还好一点,我看好民营企业的发展,主要是像华为这样的企业。
  我体会AI(人工智能)的到来很快,自人工智能到来,我们测绘的服务在向工业界渗透,要搞人工智能,一定会有传感器、模型、云平台等,没有测绘地理信息数据就没办法产生智能,所以纷纷来寻求我们技术合作和支持,测绘真正是到了大测绘的年代。测绘局撤消了,全民搞测绘,车商、店商加上智能手机制造商,都在申请测绘资质,像华为就拿了甲级测绘资质。我们的测绘技术是有希望的,国家对知识分子期望最大,要做出更大贡献。我们共产党想干的事,就一定能干的成,我深信这次把中国科研核心的、卡脖子这几大科研项目搞上去充满信心,我们这一代人生活在这个时代很荣幸。
  老专家林宗坚在会上谈到,我生长在农村,解放前,土匪来了老乡都上山去躲,国民党军队来了怕挨打就躲在家中不敢出门,共产党的军队来了都拿着小红旗上街欢迎,我小时候对三支军队就有这三个印象。将来谁来坐天下,肯定是共产党的军队。70多年过去了,至今还是印象那么深,共产党是得人心的,共产党救了中国。解放前老百姓过的那个日子实在是苦呀!1989年我到ITC学习,当时学习的几位教授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会垮下来,中国人口众多,中国粮食不够吃,会造成世界缺粮。2000年我又去了,又碰到那几位教授,说苏联垮了,中国却发展很好,粮食可以自给自足,证明当初他们说错了。中央有一批专家,经济、外交,是很高明,看问题非常透撤,现在习主席提出的“一带一路、振兴中华”的口号,是中国很好的发展时期,我们能生活在这个时期是很幸运的。现在我们都退休了,是最基层的老百姓,保持稳定也是非常重要的。中央领导的好,有了稳定的基石,国家才能建设好。
  老专家张清浦在会上发言道,我今年83岁,从建国至今,我是测绘事业的参与者,非常有幸,在有生之年,见证了从1949年到现在测绘事业发展的历程,在这40多年里,国防工业发展最为明显,最振奋人心,我们测绘行业,也有很大的发展。在50年代,我们测绘行业,基本是常规作业模式,比较落后的,我到苏联学习,从最常规的作业学起,学如何削铅笔、磨笔尖。现在我们已从常规的技术体系发展到数字化体系,是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  从80年代之后,向信息技术转化,我们测绘院,包括测绘局,都参与了这项工作,实现的从常规制图、数字化制图体系,向信息化体系转变,我参与了其中部分工作,我和在座的一样,做出了我们的努力,做出我们的贡献,有些成就感,是很欣慰的。
  在当前形势下,我们测绘行业面临着机遇和挑战,测绘行业往哪走?要认真思考。我们在自然资源部,就要给自然资源部提供测绘保障,为自然资源的管理提供保障,为林业、草原规划发展提供保障,为政府宏观决策提供信息服务。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的大背景下,要给自己定好位,方向、目标明确,才会有干劲。
  老专家楚良才谈到,我们国家建设发展之快不可思议,用美国人的眼睛看没法解释,从当初的贫困、落后,到今天的世界第二经济强国。总结出来一个道理,就是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,才能建设好如此强大的国家。我们这代人,受到国家的培养、培育,全心全意为国家做事,是我们应该做的,在发展过程中难免走些弯路,插队、下乡、下煤矿,我们这代人经历还是很丰富的,对我们也是很大的锻炼。
  我从事测绘也是很偶然的,坐火车到莫斯科,下车后才通知你去哪个学校,你去干什么,完全是听从国家安排,后来国家发展还是非常快的,没有这样严格的制度,是达不到今天这样的发展水平。主要是政治上的稳定,有英明的领导,这是发展的保障,像其它国家乱七八糟管理,是不会有今天这个成绩。共产党的领导确保了我们的国家取得今天这个成就。今天可以安安心心安度晚年,我感觉很满足。
  老专家田伯键谈到,全国解决时我们才十一、二岁,每次运动都在脑子里,反右以后的运动都参加了。这些过来的老同志也不容易。这们这代人对党还是有感情的,国家意识比较深,虽然我们参加过很多运动,正反两方面的都有,总结一下哪些应该有,哪些不应该有,什么运动都参加了,下干校,到工厂,我觉得教育太重要了,我现在仍能把握住,能坚定地跟党走,决定不能动摇,站好最后一班岗。我们跟党走过来的,绝对不会二心,我们这一代人就是金字塔底下的基础,听党的话,爱自己的祖国,基础牢固了国家才能稳定。
  老专家夔中羽谈到,我今天81岁,出生在日本统治时期,七七事变后我父亲去延安了,第二年4月份生的我,没见过我父亲,家里有危险性,这孩子的爸爸到延安抗日去了,这家里肯定不安全,所以那时就是亡国奴的感觉。日本兵到家里搜查,这日子咱都经历过,这是38年到45年。把日本打跑了,国民党又来了,又呆了几年,加在一块11年。我是亲自到大街上欢迎解放军进城。我当时是在西直门里的那个学校上学,解放军进城是分两步。一个是在白石桥,一个是在永定门。解放军正式入城式是在前门,当时我参加了,这是亲身经历,也是我11岁时才第一次见到父亲。前时拍的片子,名字就是“中轴线上走来了人民军队”,附标题是“父亲我等你回家”。我参与了这个片子制作,讲述了我的亲身经历。
  在新中国成立以后,受到党和国家的培养教育,把我送到苏联学习,在莫斯科大学航空航天实验室先后待了四年,学的“地物光谱学”,回国后分到测绘研究所。用我从苏联学到和知识,为国家解决了青藏高原航空摄影问题,解决了唐山地震、解决了导弹南太洋落点的照相、解决了阿尔泰山两个金矿的发现。当时我国正在研制返回式遥感卫星“尖兵一号侦察卫星”用上了我研制的6875型航片和彩色红外片,并连续用了11年,满足了国防的急需。我觉得我这辈子了对得起国家,对的起自己一生的理想和信念。
  老专家张家庆在发言中谈到, 我们为国家70年来所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。中美之间的贸易战, 通过华为事件,心里感到十分高兴,美国先是把中兴“干掉”, 又用这套来对付华为,华为真给国家争气,从蕊片到软件,到操作系统,三把斧头砍下来,都叫华为档住了,他们以为这么一禁整体中国互联网就垮啦,中国就完蛋了,但是华为顶住了,感到非常受鼓舞。觉得我们中国从一穷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。在世界五百强中中国占了一半,这个形势非常好,让中国人很有信心。我们会渡过一段困难时期,最终的胜利还在中国。
  再一点是测绘行业发展问题,应该组织专家讨论一下,张召忠曾经讲过,5年之内,将会有50%的职业消失,很多职业都要遭到淘汰。作为国民经济的发展,尤其AI的发展,地理信息参数很重要,没有哪方面不涉及地理信息参数的,在获取地理信息参数的手段方面,会取代你的,就会忽略你的存在,需要我们组织专家论证测绘的发展问题。
  老专家胡建国谈到,我这几十年学的是测绘,干的测绘,见证我国大地测量的发展。从1991年到2003年我是国家驻国际大地测量学会代表,亲身经历了我们国家地位的不断提高。2003年作为国家代表出席IUGG大会,履行国家职责,在审查台湾代表问题上,我坚持了国家的立场,台湾用什么称谓出席会议,我提出的建议。对我们国家有关资料的公开,也坚持了我们国家的原则,重申了我国重力资料公开与不公开的原则。回顾这些我觉得还是很充实的,也见证了我们国家大地测量的发展与繁荣。我国大地测量70年来最重要成绩就是有了统一的坐标系。刚解放的时候,我们国家的坐标系叫自用坐标系。经过我们这一代人全国天文大地网布设完毕,进行了整体平差,这是我们国家历史上第一次有了统一坐标系,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事。珠峰测量,大概很多人不理解,为什么要进行珠峰测量?有什么用?其实它对国家边界划界非常重要的。50年代末与尼泊尔边界谈判谈不拢,尼方讲,珠峰你们根本没上去过,珠峰高程都是英国人测的,不赞成把珠峰划成两国边界,当时要把边界线往北推,推到冰川以下。周总理找了贺龙,找了登山队,1960年组织第一次登山,1966年我们测绘研究所也参加了珠峰测绘。当时为了满足远程导弹发射,也是用的卫星大地测量,建立了全国的坐标系外,还建立了高程系统,建立了重力基准。这也是70年来我们亲身经历的、见证的大地测量从基础很落后、慢慢成长为中等,到我退休时的中上等局面。我这一生为此吃了不少苦,也为国家做出一定贡献,内心很满足的。(文、图/李安利)

【相关链接】
·我院参加的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在青岛启动 [10-17] 图片
·程鹏飞、李成名入选全国十大测绘科技创新人物 [10-16] 图片
·提升算力 助力创新 [10-15] 图片
·赵继成荣获2019年度夏坚白测绘事业创业与科技创新奖 [10-15] 图片
·我院一论文喜获第6届GGT国际会议最佳论文奖 [10-08] 图片
·智慧湘西国地通一体化时空公共服务平台(一期)项目顺利通过验收  [09-30] 图片
·期刊编辑中心举办第三期读书会 [09-18] 图片
·我院举办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纪念章发放仪式 [09-18] 图片
 
您是第 17368299 位访客  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隐私申明 | 网站申明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主管: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 主办: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测绘科技信息中心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西路28号 电话:010-63880803

网站保留所有权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镜像 京ICP备05054422号 备案编号: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3号